新闻

2020,上海在互联网上还有机会吗?

2020,上海在互联网上还有机会吗?

文:肥肥猫

在2018年的时候我写了篇上海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互联网机遇的?引起不少争论。。那篇文章只是个引子,今天的情形和当时又有了很多变化,但主要变的不是上海,而且他的对标者们——那些过度依赖“免费换规模”、“野蛮生长”、“屌丝经济”的发展模式这两年颓像尽显,光环掉了一大半。最新的例子是伪互联网的瑞幸咖啡,直接惹出美国收拾中概股的风波。反而是上海原先看似落伍的发展模式现在看来比较make business sense。

1、个人以为未来5-10年,上海的当权者们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要维护好上海传统的,小资的,具有吸引力的生活方式,然后躺着赢就可以了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很简单,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已经进入尾声了。在互联网领域再也不存在美国有而我们没有的平台化的产品了。而且平台层面在血腥竞争后早已淘汰掉了一切弱鸡,接下来会迎来一个长期稳定状态,这几乎是所有观察者都公认的远景。 往者已矣,上海这边想另起炉灶,再造一批顶层平台,既无可能,也无必要。

那下一轮互联网的增长会在哪里呢?to B这个很多人都在说,但目前来看没有另一个增长点来得快——我相信投资者很快就会意识到一点:造一堆平台容易,但往里面填内容却是一个更漫长,价值也更大的事情。平台和内容的关系,就像是写字楼和企业的关系,看上去好像是企业需要写字楼在先,但最终经济活动的主角是企业,而不是什么写字楼的业主方。  

这里的内容方并不是狭义的up主和大V,而是所有赋予平台以意义的个体以及他们的服务供应商。这不仅涵盖了文化娱乐产业的所有从业者,也包括信息的二次分发者。他们会以海量的个人形式涌现,占据未来10年中国互联网的一大块增长,在竞争后沉淀出一批有极强创造力的小型企业。 这些小企业将会是再下一轮增长的结晶核,最终生长出中国的Blizzard、中国的Rockstar。一切皆有可能,内容领域会比平台更有想象力,能做出Halo这种产品的公司,最初也不过是两个沉迷游戏的大学宅男而已,还是睡沙发的那种宅男,风投再看到这种睡沙发的标的,肯定比研究Xbox兴奋多了,这就是内容和平台的新关系。

由于内容产业很难被规划,地方政府能做的事情很有限。但有限的事情里有几件事情是至关重要的,譬如优质的司法系统、知识产权的纠纷解决、极高等级的网络带宽和(各种形式的) international access,光这几个这就已经淘汰中国99%的城市。别以为这些很容易做到,没有152 Mbps的带宽的城市基本就断绝了VR产业的前途,高品质VR内容需要8K甚至12K分辨率+90Hz才谈得上 “虚拟”,有几个城市达到了? 如果加上一流医疗和子女教育的要求,大概中国就剩下不到6座城市,如果再加上优质生活方式的限制,那北京估计都剩不下,也就上海和广深勉强能战。 地方政府最终会发现,只要用更好的公共服务把人截流在一处居住,总能冒出创新型的公司。当意识到这一点后他们就会像90年代用政策抢外商一样行动起来。由于未来的虚拟经济的主要动能从平台转向有创造力的个人,而最优秀的人是全国乃至全球流动的,所以作为最能提供优质生活氛围和文化氛围的上海,其实已经占好了下一轮增长的先发优势。  

很多观念以后会变的,有些在今天看来无关轻重的东西,比如美食资源的丰富度,在下一代人那里会变的极为critical,当年一部《舌尖》唤回多少海归。如果说成都能从一线城市抢回那么一点本籍人才,靠的是冷锅串串,而不是工资。上一代人不在乎这些东西,不是因为不重要,而是因为我们过去的发展阶段不需要人拥有真正的生活,只需要人肉电池就行了。

上海,尤其上海本地人,对996的生活方式是天然排斥的,就像复旦的民间校训是自由而无用。我好几个同学为了有时间陪老婆,辞掉了高薪工作,这种理念其实有点像西方人。这在互联网的野蛮生长期成了上海的增长诅咒,但在未来却未必。内卷思维深重的平台996们很难转过这根筋,内容时代的逻辑不是这样玩的了。 Facebook这次疫情后已经允许员工永久在家办公,发达国家现在开始讨论全民四天工作制。这不是资本在大发慈悲,而是不改革的话人家00后根本不吊你。我们已经明白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下一步就会意识到,自由散漫才是创新源泉。

 

2、什么叫“make business sense”。 我之前文章说了,烧钱+免费来换市场,这是上一个十年的中国互联网特征。显然,上海人不适应这种模式,因为这个模式相当违背商业直觉。也因此,上海人错过了很多快速侵略扩张的机会。但这个窗口期现在也过去了,现在再想玩过去的“生态玩法”,死的会非常快且难看——当年瑞幸吹牛逼的时候我知道它会死,但没想到才上市没多久就死了;当年OFO豪言要占领全部市场的时候我也猜到它会死,但没想到它死的这么难看,到今天还在导流,拖尸行乞。

 

上海是为付费互联网准备的。

而付费互联网是未来。不仅中国,基本上全世界都是这个趋势,我们已进入付费时代。过去的免费互联网,包括github这类免费开源代码,实际上都是全球化和增长经济的副产物。别人花时间做出来的东西本来是没理由免费送你的,之所以免费,都是靠着规模增长预期,先去免费抢市场,再从大量用户里收费套利,结果会比从一开始收费要更有利。 但是这种经济模式是以经济增长为支柱的,经济不增长就玩不下去,所以这种砸钱的模式已经从共享单车开始破产。经济停滞的苗头去年已经出现,今年更是从停滞变成衰退预期。没有未来预期,慢慢就没人再去免费送资源,毕竟资本不是傻逼。

当然,由在一些供给无限大、门槛无限低的领域,例如抖音什么痴肥男呼哧呼哧吃面条之类的短视频还是会免费,因为生产这些垃圾的劳动本来就不值钱。相对的,有了其他更多内容可以消费的人们,也会慢慢学会不在这类免费且低质、低智的东西上浪费时间,因此这类平台的商业价值不可能永远维系。 我一直认为有两家企业特别有上海人气质,一个是2015年以前的大众点评,一个是现在的B站。点评算是毁在美团手里的。但2015年以前的大众点评其实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应用,做的简朴又细致(which makes business sense),却被认为发展“太慢”,2015年被各路资本轮了一遍以后进入黑化快车道,变成“互联网思维”很重的公司,从一款安静等待着消费者主动查询的APP,开始弹各路系统广播,试图用暴露行踪来搞社交功能。被美团收了以后更加恶心,现在一打开就是各种整容脸直播,low的不得了,完全没了“上海气质”。 B站虽然现在吐槽也很多,但总的来说走到了付费发展的良性轨道上。买了大会员之后看的电影能看到大量的弹幕在刷“金钱使我们相遇” (which makes perfect business sense),整体而且用户群也愿意付费,知识产权意识是所有平台里最高的,也许这不是最赚钱的平台,但显然模式是最符合未来趋势的平台。 

未来基本上会是一个全民创造内容的时代,但没有才华的人发现发现制作一个东西费时费力又没收益,生活也保障不了,基本上就会销声匿迹,去做点别的。因此付费起到一个社会导流的作用,为平台解决了对创作者的能力的考核问题,这是今天靠堆垃圾内容然后把观众卖给广告商的模式不能比拟的。另外,不付费的屌丝们的商业价值,是否真的是一种健康的经济增长模式,其实还未可知,需要再观察几年。 上海人做“有利可图”的事情的时候,积极性和效率是非常惊人的,只不过因为过去的“互联网经济”太违背常识,让他们无从下手罢了。像那种一直在盗用、滥用“互联网思维”词汇的公司就不太可能在上海诞生。比如瑞幸的首席市场官发明过一个“流量池”理论,意思是“用廉价咖啡去吸引流量,构筑流量池,然后把流量导出到其他有利可图的领域”。上海人听了马上会关心“其他有利可图的领域有点撒?”,你不能马上给出答案立刻就会被下结论:不靠谱。 上海人的精明和现实是让他们错过了很多机会,但也让那些云山雾罩的吹逼公司很难在上海的地界融到资,招到人。相反,如果你说的清楚自己在做具体什么生意,说的清楚怎么赚钱,赚谁的钱,上海这个地方是非常适合你的,遇到骗子、跑火车以及违约方的几率要小很多。上海人这种做事上的风格谨慎,有点像香港人,可能和这两地一百来年的移民多以逃命的轻型知识分子为主。

过去中国互联网企业因为难以从海外审查真实浏览和利润,“互联网经济”的泡沫不容易戳破,投资人会不断加码进入。每年控制好数据,持续玩50年都不会有问题。结果这次瑞幸在敏感时期惹出大祸,不仅给美国的直接审计要求递了口实,导致中概股回流,更可能堵死了一条境外资金通路。当未来的互联网企业更依赖境内融资的时候,上海的区位优势就会真正显示出来,告诉那些互联网新贵城市谁才是老大。可以预见,到时只有makes business sense的模式才能拿到钱。

 

上海之所以能成为金融中心和消费零售中心,正是因为上海的监管及其严格,底线较高,犯错成本也较高。这样高成本的环境并不是过去那种“互联网经济”的沃土,但上海会在金融及消费方面拥有马太效应和人才聚集效应,这是过去互联网发展阶段还没能用上的武器。上海的融资环境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不一定很擅长,但是解决从小到大的问题还是很在行的。

 

3、最后再随便谈谈深圳。

深圳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新的公司冒出来了,而最近冒出的互联网比较有名的企业几乎都在上海(甚至pdd,xhs这种乍看不像上海人气质的),深圳最近几年动能明显弱了,这是为什么? 深圳在和上海的产业竞争中本来是很有戏的,从2011年到2016年,上海的投资固定资产投资只增长40%,而深圳增长110%,那几年上海显然不是国家发展重地,这点增长连基础建设都不够,哪里轮得到产业发展,靠着金融和汽车的老本还能保着GDP第一已属不易。

和上海比,深圳人口结构年轻,城市没有养老负担(负担都扔在湖北四川湖南),离香港又近,融资便利,连出国回国都能去香港坐便宜航班。但深圳最大的优势渐渐显出其诅咒的一面,也即整座城市气质的香港化。这个过程是长年的,只是最近几年结出了果子。 

如果深圳拿不出新加坡这种解决居住问题的勇气,那首先房价的香港化是跑不掉的(完成度70%)。如果说以前深圳是筚路蓝缕,艰苦创业期,现在就是阶层水泥化的晚期。来的都是深圳人,只不过早一辈来的深圳人在疯狂收割后面来深圳的韭菜青年,这种疯狂的力度已经抵消了深圳其他方面所有优势的总和。 你说上海房子也贵?首先深圳早就比上海贵出一大块了。而且上海人对房子的执念远远没到深圳这个地步谢谢。 从2017年到现在,深圳涨了25%,同期上海的房价下滑10%以上,北京下滑更多。深圳人对房市的执着是北上广深里面最顽固的。深圳的年轻人虽多,但大多是由于制造业而来的打工仔,这些人把深圳的月薪中位数拉低到6000元不到,这些人绝大多数人压根就没有买房的打算,基本上都在城中村租房,攒够钱回老家。香港房价比深圳高40%,但收入是深圳的3倍,因此与其说香港老百姓被房价压得抬不起头,不如说面对深圳简直是个弟弟。 写字楼炒的更离谱,深圳甲级写字楼空置率高达30%,相比之下香港不到10%。南山怎么样?经济好吧?空置40%,热炒的前海空置70%。这就是我前面说的有平台,无内容。只不过这是在传统的土石方领域罢了。 由于房市压力巨大,华为也将员工从深圳搬到东莞,以让这帮996可以安居乐业,好好工作,这使得东莞松山湖GDP一年翻倍。论企业论员工,中国比华为还能赚钱的企业能有几家?如果他们都受不住深圳的房价,这样的城市已经把未来提前透支到什么程度了? 

从刚才说的“用优质生活吸引下一代优秀的人来居住”这个角度来看,深圳的房价已经够糟心了,除房价之外,深圳的医疗和教育又不行(相比北京和上海)。很多深圳的女生连做个医美都要飞到北京上海去做,得了大病首选肯定也是广州那几个医院。好大学也奇缺(深大的不要骂我)。作为生活成本直追北上的城市,却完全没有北上那样的医疗教育资源,且短时间无法追上。 过去很多人说深圳是文化沙漠,引来网上对骂,我不想趟这个浑水(我也不觉得那些自诩有文化的地方有什么了不得的),但有两件事是事实:深圳身在广东而少美食,城市年轻却不国际,这对下一代年轻人的吸引都是很大的debuff。

深圳的美食我不想吐槽了,基本上平价粤菜基本没有一家能达到广州路边水平,川菜就那几个连锁火锅。国际化方面,上海的外籍常住人口超过20万人,是深圳是十倍,深圳也从来没形成过古北、碧云这种成片的国际社区。 空有中国最年轻的城市的名号,本应该成为中国互联网当之无愧的核心,所有热门的科幻影视剧作品在这里制作诞生,大部分风靡互联网的创意作品从这里席卷全国,作为最开放的前沿阵地,这里本该有最大的动漫企业,最多的动漫节和最大网游,电竞赛事,最具影响力的电视电影节,最权威的音乐榜单发布。可惜,除了腾讯肩负起了小部分功能,其余深圳都没有。 

这和深圳缺乏大学有关,也和深圳对最精英人群的竞争力不如北京上海有关。上海就算没有抓住上一波互联网,但对人才的吸引力在私募,律所,咨询,广告这些领域的溢出效应是吃的很爽的,深圳明显差一个档次。

这直接导致一个结果,就是深圳的优质男生找到一个优质的另一半的概率,可能要低于北上。这不是我总结的,是我看到网上有人这么说——即出身城镇中产家庭,毕业于名校的女生,更倾向于去北上。深圳未来想和上海竞争,从政府层面要做的事情会很艰难。

因为容易啃的骨头都啃完了,剩下的都是难啃的——大湾区叫的很响,具体落实到打破一些制度的隔阂,促进区域内税制、教育、养老、住房上的互认,这就不太容易了吧?和香港怎么一体化?不是你嘴上说说一体化就一体化了,资本的自由流动怎么说?要不要放开广东地区的外汇管制?如果喊了半天最后只是给予香港人在深圳一些特殊的待遇。那就谈不上重大的制度红利。和上海形不成代差优势。最后优秀的人还是会流失到上海去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